再睡一夏。

【GGAD】夏日绝响

ooc都是我的,GGAD是大家的。

面包车GGAD预警


    很多年后,每当阿不思·邓布利多面对着霍格沃茨塔楼窗外的湛蓝天空,与青翠草坪尽头的清澈湖水,亦或是站在苏格兰的高地峰顶,俯瞰着风卷云涌的峡谷,纵使智慧如他也不得不承认,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流逝,太多纷至沓来的人和事慢慢褪色,如同古老羊皮纸上的墨渍,逐渐发黄模糊,化作一点微不可见的银色微光,投入那条奔流不息的河流。

 

    但是有一件事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在那条银色的河流中,藏着他1900年的夏天,那段承载了他少年时的梦想与爱情,甜美与苦涩,最后又被他亲手埋葬的夏日时光。

 

    那时仍是炎热的夏天,时间在晴朗的傍晚中被无限拉长,黑夜尤其短暂。他们在在无人的河边散步,看遥远天边夕阳的光晕逐渐消失在山的另一端:在没人的时候悄悄十指相扣,把紧紧相握的指尖藏在宽大的长袍之下。有时他们在黑夜来临时挥手作别,却又在月垂中天时偷偷钻出窗户演出一场冒险的久别重逢,在夜幕的庇护下紧紧相拥,缠绵亲吻。


车走微博 我与lof抗争到底x

    

这只是那段美好回忆中一点微不足道的插曲,他们在那之后也曾亲密接触,交换着彼此的爱与热情。他们度过了一段美好的仿佛写在童话书中的日子,直到命运拨动琴弦,结束了他们生命中最灿烂的季节,从此再无耳鬓厮磨,徒留刀剑相向。只是偶尔在霍格沃茨的塔楼之上,抑或北方荒野的高塔之巅,忽有人午夜梦回,突然惊醒,梦里却尽是那年夏天的星空与浅尝辄止的亲吻。


评论(2)
热度(28)

© 春风化雨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