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睡一夏。

【双花】河川(3)

*继续更新…
*然而并没有什么人看_(:з」∠)_

两个人深情对视到最后,还是张佳乐没憋住,笑了出来。孙哲平也笑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呼朋唤友,一时间混乱无比。两个人连忙拖上箱子暂时战略性转移。电梯等不到,扶梯上不去。只好吭哧吭哧走楼梯把箱子一路搬到停车场。硬是在三九寒冬热出一身大汗,没想到到了车面前放行李的时候又出了纰漏。

说到车,北京不小,虽然堵了点,但是没车代步着实还是不算方便。孙哲平自从确定调回北京后,打听了不少前人的生存攻略。对买车这件事也没有什么过多抗拒,乖乖尾同吴雪峰方士谦一干人加入摇号买车的行列。无奈运气实在不好,方士谦等人买车的贷款都快还完了,孙哲平还在摇号的茫茫大海中看不到希望。还好王杰希自从跟方士谦在一起之后,每天车接车送,把他平时不开的车借给了他,孙哲平才脱离了每天早上在一号线被挤成人干的痛苦命运。

问题在于王杰希这个人,看起来一本正经人模狗样,内心深处却仿佛住着一个小公举,还是加了绿色滤镜的那种。孙哲平第一次看见他那辆亮绿色的甲壳虫的时候,从内到外乃至每一根头发都是拒绝的。虽然后来慢慢麻木了,但是每天早上还是忍不住一阵抽搐。

言归正传,这个车坐孙哲平一个人还好,加上张佳乐和行李箱就有点挤了,张佳乐的箱子大,死活塞不进甲壳虫的后备箱,最后只好把后座放下来才堪堪挤进去。孙哲平艰难的合上盖子,再把自己和张佳乐塞进前面系好安全带,慢慢开出停车场。亮绿色的甲壳虫蹦蹦跳跳的沿着高速往家里开去。

北京冬天亮的不算早,此时太阳刚刚升到头顶上。今天的天是帝都难得看见的蓝,金色的阳光透过挡风玻璃照到两个人身上,暖洋洋的带着些许慵懒的暖意。张佳乐还在倒时差,孙哲平就把外套盖在身上让他睡一会儿。张佳乐开始信誓旦旦的跟他说他乐哥绝对不会睡着,结果几分钟后孙哲平跟他说话就没了回答,取而代之的是轻慢平稳的呼吸声。

孙哲平:“我要从哪里开始吐槽比较好?”

他们从机场出来刚巧赶上早高峰,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入这个巨大的城市,开始一天的工作,马路上被各种各样的车堵的水泄不通,孙哲平被堵在二环一动不动,他伸手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怕张佳乐感冒。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侧过头去,看了一眼———只一眼,他的呼吸就不可抑制的加重了几分。

张佳乐长的好看,这是大家公认的事实。不是帅,是好看。虽然他本人一直拒绝承认这种娘们唧唧的评价,但是在他背后,除了他在外的每个人都默契的达成了共识。此时他半倚在座椅上,身体侧向孙哲平的方向,闭着眼睛,神情放松而宁静,颜色浅淡的薄唇轻轻抿起,头发被压散了一些,半长不长的散落在脸侧和脖颈上,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他比孙哲平记忆中的样子看起来黑了不少,但是更健康,整个人带着一种活力,像春日原野蓬勃而疯狂生长的野花。阳光从车窗透进来照在他身上,将他包裹在柔和而温暖的金色阳光之中。让人移不开眼。

孙哲平突然觉得有点热,不知道是空调的温度太高还是衣服过厚,从嗓子燃起一把火,烤的人口干舌燥,头皮发麻。他伸出手去解开两颗扣子,又把空调关了。才勉强抑制住内心深处的那些不可言说的冲动。孙哲平发现,即使年近三十,只要面对着张佳乐,他仿佛依旧是是十年前的那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心上人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能让他怦然心动,就像回到了十年前他推开门,张佳乐回头望过来的那个瞬间,穿着作训服的少年在阳光下对他露出一个微笑,就此一眼沉沦,万劫不复。

正是应了那句话,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评论
热度(7)

© 春风化雨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