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睡一夏。

我们仍未知道那条祖传染色体的名字【一】

课堂练笔(雾)糟糕的ABO产物,傻白甜向。韩文清和孙哲平都是好爸爸。

冷cp自割腿肉。



韩文清怀孕初期反应并不明显,其他omega上吐下泻的症状他一概没有,该吃吃该喝喝,偶尔心血来潮下楼还能慢跑一公里,平时孙哲平做啥他吃啥,偶尔孙哲平不在家他去霸图食堂蹭饭也没觉得有啥不妥,生活每天规律健康的让人发指。开始的几个月一过,几次医院检查的结果均一切正常,双方老人连带着孙哲平齐刷刷松了一口气。不过俗话讲得好,该来的总会来,是福是祸,是祸躲不过。随着韩文清的小腹逐渐显山露水,该吃的也不吃了,孙哲平每天换着花样给他配菜熬汤,韩文清总是吃两口就撂了筷子,问怎么了也只是说吃不下。孙哲平生怕他营养跟不上,又不敢强求他吃,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得事事更加用心。吃过晚饭俩人下楼遛弯回来一前一后洗过澡,孙哲平擦着头发出来就看见韩文清半倚着靠垫打盹,自从怀孕后韩文清格外嗜睡,时常是两个人躺床上说着说着话,韩文清那边就没声了。这会儿他刚看了一会书,眼皮就开始打架,脑袋一点一点的,书也滑到了膝盖上。孙哲平叹口气,探身过去关了韩文清那侧台灯,扯了靠垫扶他躺下睡好,自己擦干头发到书房处理积攒了一天的文件。

 

韩文清迷迷糊糊的睡到半夜,肚子直叫唤,他晚上扒拉两口,不一会儿就消化完了。他懒得下床。眯着眼睛摸索台灯开关,同时伸脚去够孙哲平:“醒醒,你儿子饿了。”孙哲平最近睡眠都浅,显然不是第一次被他这样半夜弄醒了,抬手挡住灯光深吸一口气,打着哈欠下床穿鞋:“吃啥。”韩文清折腾一通又发困,裹好被子翻个身用后脑勺对着他:“随便搞。”孙哲平认命的披了件睡衣下楼煮面,顺便安慰自己其实韩文清还是非常好伺候的,据说王杰希怀孕的时候硬是半夜想吃肉,逼着叶修半夜跑遍京城给他找正宗的猪肘子,好不容易买回了家,王杰希又不乐意吃了,硬是让叶修啃完了一个硕大的肘子。几个月下来,王杰希没胖多少,硬生生给叶修撑出来二十斤。孙哲平后背一凉,忽然想到了这几天持续走高的猪肉价格。谁知道这是不是微草魔术师的阴谋呢?

 

熟悉孙哲平的人都知道,无论是在游戏里还是在生活中,孙哲平都是个挺较真的人,游戏里你让他杀你,他保准能从天光乍破追你到暮雪白头,而生活中韩文清叫他随便做,他还就真随便下了点挂面。好在韩文清也不是什么挑剔的人。孙哲平连汤带水一起给韩文清端上去,韩文清似睡非睡也不起,孙哲平拿他没办法,放下面条把人拖起来靠着枕头,又端上面条坐到韩文清身边,连哄带骗的喂了几口面条过去。面条没吃几口,眼瞅着韩文清整个人都向深睡眠状态滑去,拉都拉不回来,孙哲平也就放弃了喂他吃完的尝试,把韩文清按回被子里,自己关灯拖鞋溜上床一气呵成,却没了刚刚那阵困意,整个人无比清醒,而罪魁祸首在他身边睡的香甜。孙哲平凑过去亲他一口,偷偷把手圈过他的腰,放在韩文清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感受着他微微起伏的呼吸。睡眼朦胧时,孙哲平感觉到韩文清靠进了他的怀里。孙哲平闭紧双眼把人抱的更紧,他们密不可分。

 

晚安,老韩。

 

—END—


评论(7)
热度(51)

© 春风化雨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