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睡一夏。

[双花]南国

《南国》
#双花##一发入魂##ABO#
第十一赛季,冠军,霸图战队。
众望所归。
(一)
赛后张佳乐功成身退,正式脱离一线,转战幕后。退役发布会当天收到花篮祝福无数。其中最大的花篮来自比Q市更北的地方,署名义斩战队。张佳乐带着私心看过去,怎么着都像是打上了孙哲平的私人印记。所以当发布会结束,他便顺水推舟,留下了那一篮子花,搬到自己不远处的新家,正正当当摆在进门方桌上。

退役当天张佳乐就把所有东西拉回了家,他买的房子距离霸图不远,离海边也近,三者之间形成一个微妙的三角形。时常有白色的海鸟从地平线的彼端飞来,站在窗外的小露台上啄张佳乐养的那一圈林林总总。张佳乐家的卧室窗户面对大海,打开窗就能嗅到咸咸的海风。他就在这样咸腥的风中读完了孙哲平寄来的信。

孙哲平这人,微信qq都有,平常不时晒个饭晒他那些花花草草,气氛轻松愉悦一派老干部风气,张佳乐偶尔看见了就给他点个赞,看不见也懒得特意戳进去。他俩聊微信算不上频繁,但基本有问必答,看见就回,平时小事微信大事电话也养成了习惯。所以孙哲平突然给他寄了封信,这画风就突然朝着不可挽回的诡异方向去了。但是本着俩人搭伙这么多年所培养的革命情谊,张佳乐还是很给面子的看完了。

随着信封寄来的是一张照片,孙哲平显然是把照片当成了明信片,在背后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写了好几行,张佳乐匆匆扫了一遍就翻到正面看照片。照片是孙哲平在洱海前拍的,他黑了瘦了,鼻梁上架着墨镜冲着镜头笑嘻嘻地挥手,整张照片有点曝光过度,估计是孙哲平一时兴起用手机随便拍的。但是张佳乐一看到孙哲平的笑脸,就觉得这张照片拍的是那么回事儿。是到他跳起来就开了电脑,脑袋一热定了去大理的飞机票。然后给孙哲平拍了个订票页面,马不停蹄的扔下手机收拾行李。

所以他也就没有看到,孙哲平秒回了个好。

张佳乐定的是第二天一早的机票,落地刚好吃午饭,孙哲平去接他。张佳乐折腾了一晚上收拾行李,困的七荤八素,一上飞机就睡了个不省人事。
直到降落了取了行李,这才清醒几分,拖着行李往
出站口走,孙哲平在那儿等他。

出站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张佳乐倒是一眼就看见了孙哲平。大概是标记了的缘故,孙哲平身上的烟草味信息素在一群花草味儿的alpha和一群甜滋滋的omega中简直鹤立鸡群。他俩小半年没见,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孙哲平转机路过Q市中间有几个小时的空闲,张佳乐赶到机场匆匆和他见了一面。两个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两个小时也不够做些腹部以下大腿以上的事情,没想到这么一耽误大半年都没见到第二面。这时候孙哲平也看见他了,笑嘻嘻走过来替他拎行李,弄的张佳乐还挺不好意思。俩人一人一半拎好了走向停车场。路上孙哲平一手扯着张佳乐一手拎着行李,颇有点久别重逢小别胜新婚的甜甜蜜蜜。

停车场实在没位置,孙哲平就把他那辆低调奢华的大吉普扎在停车场周围的树下,在周围一圈三蹦子簇拥下显得格外显眼有逼格。张佳乐帮着他把三蹦子挪开,好倒车出来。张佳乐一上车就被孙哲平扣了后脑印了个缠绵而深情的吻,湿润的舌尖舔过嘴唇慢慢深入,索求甜美的津液。张佳乐前一天晚上睡得少大脑缺血供氧不足,直接被孙哲平吻的有点懵,任由孙哲平为所欲为,啃的他嘴唇一片红。俩人缠缠绵绵好一段时间,直到张佳乐实在憋的不行才推开孙哲平。

孙哲平在大理租了个小院,二层楼带一个天井。院子外的小路里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轰轰烈烈地开的缠绵悱恻,簇拥在两侧的白墙上。出了巷子就是繁华的街市,祖国西南边陲的集市和张佳乐习惯的Q市菜市场截然不同。新鲜的蔬菜还带着水珠,成簇摆在街两侧叫卖,珠圆玉润的果实,半透明的外皮下满满地溢着汁水;还有带着精美绣花头巾的大娘售着成把的鲜花,时而有蜜蜂驻足;远处的点心铺子飘来甜香,热热的鲜花饼新出炉,猪油的香气和玫瑰糖的味道构成绝妙的滋味。这样的地方车是开不进来的,孙哲平把车停在外面。领着张佳乐走进来。

屋子自带了家具被褥,孙哲平只是按照张佳乐的喜好又弄了弄,把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大花床单撤了换了浅色的床单被罩,洗手间干干净净摆了孙哲平从北京邮来的一对儿马克杯,里面搁着两只崭新的牙刷。张佳乐被拎着菜的孙哲平轰进卧室换衣服,孙哲平自己进了厨房做饭。张佳乐换了件T恤,走出去看见孙哲平套上围裙蹲在院里井口边洗菜,孙哲平见他出来,匀了半盆过去,张佳乐蹲下来洗菜,突然就多了一点安定感,像从虚无缥缈的空中沉沉下落,满满都是人间烟火。


#TBC#

评论
热度(22)

© 春风化雨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