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睡一夏。

【HP】民以食为天。

每一个赫奇帕奇都有一张餐桌。这是流传在古老的霍格沃茨里的一句谚语。比起格兰芬多出名的勇气与以贵族自居的斯莱特林。以丰富多彩的食物魔法著名的赫奇帕奇一向不是小有名气的优秀学生青睐的对象。但是赫奇帕奇并不觉得他们有何不如人,他们为獾院朴实的传统感到自豪与骄傲。作为赫奇帕奇学院的创始人,赫尔加·赫奇帕奇创造了大多现用的神奇食物魔咒,这是每一个小巫师与小女巫都知道的事实。而这些事实,通常出自他们的母亲烹饪时心不在焉的闲聊与孩子们喋喋不休的疑问。从龙头菌的处理到醋栗酱汁的调配,甚至那些不明食材的烹饪方法,赫尔加都似乎全部了如指掌。但是赫尔加是从哪里学到的,又是怎么发明的,这些不为人知的故事,都在母亲们含糊其辞的解释中慢慢流失了。而那些美味的初次记忆,也随着这些含糊其辞的解释模糊在空中,逐渐消逝了。只有那张遗留的橡木餐桌,似乎还有些许香气留存。

(一)

赫尔加第一次见到戈德里克与萨拉查是在她溪谷的木屋里。那时的巫师不多,为了逃脱麻瓜的追捕。互相之间也很少联系,所以当戈德里克与萨拉查敲响她木屋的门时,她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赫尔加握紧了那根旧魔杖——来自她的祖母。红杉木与独角兽的尾毛,十五英寸,柔韧且脾性温和。它一般用来施加的魔法可从不包括致人于死地的恶咒。赫尔加小心翼翼握住黄铜把手:“什么人?”她小心翼翼的贴在门后的角落中,提防着四面八方可能飞来的恶咒。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门外的人开口了:“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萨利查.....”“萨拉查。”“哦,好吧,萨拉查·斯莱特林。我们都是巫师!”哦,去他的!赫尔加翻了个白眼,巫师!她的住所从来不缺乏巫师客人,在这个赫尔加稍稍放松了防备:“你们来干什么?”“说来话长。”赫尔加敢担保她听见门外那个人在笑。“先让我们进门吧,只是两个快要饿死的旅人而已。”

几分钟后,炉子上的汤已经烧起来了,咕嘟咕嘟冒着愉悦的泡,阵阵奶油香味氤氲在小屋里外。赫尔加系着围裙,魔杖斜插在胸口熟悉的袋子里,手上换了一把沉甸甸的旧木勺。瞪着这两个闯进她家里还一脸若无其事的不速之客。金发的那个正坐在她最宝贝的餐桌前,把玩着妖精制的银胡椒瓶,时不时抬头看一下炉子上炖着的汤,眼里满满都是渴望。而黑发青年进屋后就一言不发,阴郁的坐在赫尔加柔软的靠背椅里沉思。小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无比,我到底为什么要把他们放进来?愤愤的搅拌着奶油浓汤,赫尔加掏出魔杖,低声念了几个咒语,在煮好的汤里加一抹调味料。原本简单的香味变得复杂而有层次感,在她关火的一瞬间,赫尔加发誓她听见了咽口水的声音,还是两声——她突然有些骄傲,赫尔加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除了烹饪。这大概也是对她手艺的别样认同?赫尔加拿出两个个橡木碗,看了一眼依旧一言不发的萨拉查,又拿出一个。而此时的戈德里克早已迫不及待的把那锅汤移到了桌子上。赫尔加咳嗽一声,她突然想到了她小时候养在祖母庄园的那只大狗。每到吃饭时间,那只大狗就会露出和戈德里克如出一辙的表情。不行,一定要问出这两个人的来意。硬硬心肠,赫尔加坐下来,木勺代替魔杖攥在手里指向两人,残余的乳白色汤汁滴到地上,戈德里克心疼不已。好好的汤,就这么滴到地上,就不能多少考虑一下他这个三天没吃过一顿正经饭的人的心情吗?赫尔加瞪一眼想要偷吃的戈德里克:“说吧,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又是一阵沉默。出乎她意料的是,这回是萨拉查先开口,声音像极了天鹅绒,含糊慵懒:“我和戈德里克想建一所学校。。”“学校?”“是的,我们将会在远离麻瓜的地方建一所学校,挑选有资格的学生并把我们的知识倾囊相授。但是我们需要优秀的巫师作为教师。”纵使赫尔加再迟钝也理解了他的意思,她举手制止萨拉查再说下去。木勺重新浸入浓汤,而魔杖指挥着面包刀熟练地把刚刚烤制好的全麦面包切成厚块。不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浓汤就摆在了两人面前。戈德里克迫不及待的抓起面包。浓汤很快就下去了一半,惊叹于速度的同时,赫尔加比较好奇戈德里克是怎么能做到边吃饭边说话的:“我们已经选好了地方.....”“还有一个人.....”“四个学院.....”相比之下,萨拉查的吃相就优雅很多。赫尔加也不去打扰两人,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先是两个毛手毛脚的青年闯进她的家,然后告诉她他们打算建一所学校并邀请她当教师。一所魔法学校?赫尔加无法想象,她的魔法都是从祖母那里继承而来,况且比起教师,赫尔加更愿意当一名厨师,她需要时间好好考虑考虑。戈德里克终于放下了汤勺,一脸期待的盯着赫尔加:“我刚刚说的你都听懂了吗?”“......”赫尔加没有回答,她该说自己刚刚因为出神想自己的事情所以什么都没听吗?见赫尔加不答话,戈德里克清清嗓子:“就是说,我们在苏格兰找到了一处古堡做校舍,然后加上你大概有四名教师。海莲娜今天下午也会过来。”“抱歉,过来?”“他已经把你的地址给海莲娜了,海莲娜·拉文克劳。”接话的是萨拉查,他坐回戈德里克身边,一脸不耐烦的盯着赫尔加“快点决定吧。”赫尔加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决定的也太快了吧!过了一会,她抬头对上两人的目光,突然笑了起来,眼神温柔而坚定:“我答应,但我希望我能随时回到溪谷。”“没问题。”戈德里克打了个呵欠,靠上椅子后背,看起来有些昏昏欲睡。“回到溪谷嘛,小意思。现在,女士,你可以收拾行李了,我想海莲娜很快就会到了。”戈德里克狡黠的一笑,眼皮微微阖上,似乎马上就要进入梦乡。

-TBC-

评论(3)
热度(12)

© 春风化雨落无声 | Powered by LOFTER